亚洲城也有一个印裔创业者冲过来给我演示他的产品,不可谓不表演精致

by admin on 2019年6月19日

铝道网】有的时候,在参加那些创业者扎堆的讲座和活动的时候,我经常会觉得不太自然。正式开场前,主持人(通常是科技博客或知名英文商业杂志的主笔)都会先问一句:“现场哪些人是创业者?”手齐刷刷地举起了一多半。然后再问:“哪些人是准备马上要创业的?”剩下的一少半也稀稀拉拉地举起来了。然后主持人从来都故作惊诧地再追一句:“那没举过手的是怎么回事?你们就是来吃比萨饼的?”底下哄笑。
每当这时候,我就心里苦笑着说:好吧,没错,我跟您同行,都是来吃比萨饼的,可我还交了10刀的门票钱呢。
好吧,其实我只是想说,这样围绕创业的讲座和沙龙每天在硅谷差不多要有四五场—无论是在旧金山、帕洛阿图、山景城还是圣克拉拉,而且每场都100人以上爆满,他们都不是光来吃比萨饼的。所以你想想,整个硅谷会聚集着多少靠谱的不靠谱的,融到资和没融到资的创业者呢。
这让我想起了300多英里之外的另一个神奇的地方—好莱坞。据说好莱坞演员工会的5万多会员里只有1/10真正能以演艺为生,更多好莱坞演员蜗居在小公寓里,开着旧车,兼职房地产经纪或加油站服务生,一次次地被经纪公司和制作人拒绝面试。其实,硅谷的这些创业者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不是每个人都是Google和Facebook的早期员工,他们白天踌躇满志地参加各种JumpStartupDay(一种至少10家创业公司面对风投或天使投资的现场演示竞赛),与各种潜在的投资者约见斡旋,挤在车库或studio里画产品草图扒代码,晚上和半夜恐怕还得接一些外包的代码零工挣钱贴补日常账单开销。至少我认识的一两个创业者,他们就是这么跟我说的。
还有更多场合你能感受到这种几乎陷入疯狂的创业气氛。我只在这边有中国科技社团背景的活动上做过两三次主题演讲和论坛主持人的角色,每次下来都会有那种满眼放着光的创业者迎上来。上次遇到一个创业者向我介绍他的一个社交产品,他慷慨激昂地说:“我们会打败Facebook,会打败Google,会打败Twitter!”我听得有点晕,只好问他:“那这三个好像不太一样的东西里面,您到底是要打败哪一个?”
上周的活动结束后,也有一个印裔创业者冲过来给我演示他的产品。我被他的一句话吸引住了:这个产品能改变传统媒体人的工作方式。于是我和他找了一个安静的角落看他从头到尾演示了这个产品,较后我终于明白了,这个产品是一个基于Android手机的短信转换应用—也就是说它能把一条超过短信字数限制的文本转换成特定的格式,通过短信通道再发出去。所谓改变传统媒体的工作方式是指:我能用短信发一篇稿子。
我没有任何奚落的意味。创业者彼此发生的互助仍然让人觉得这是一种健康的商业文化。创业科技博客社区StartupGrind每个月都会组织一两场邀请近期成功的创业者参加的炉边谈话(firesidetalk)。但在每次的正式炉边对话前,组织者一定会邀请几个近期正埋头研发产品的创业者登台演示他们的产品模型,然后让台下坐着的其他创业者为他们的产品、营销和设计提出改善意见。
上次我参加的Startup
Grind的活动邀请了目前较火热的图片分享应用Pinterest的创始人Ben
Silbermann。在正式的访谈前,组织者邀请了一家刚刚上线的创业公司Purple
Menu的创始人。这是一个旨在分享美食的交易市场,它的界面设很考究,但产品细节有点粗糙。演示结束后,台下的其它创业者从产品模型、推广手段和盈利突破各个方面提出了各种建议,甚至公开帮创始人介绍推广渠道。在我这个旁观者看来,这还是很让我感动的。至少创业者不会顾忌,当他把自己一个不成熟的产品模型公之于众的时候,会有人在私下里抄袭或使坏。

打酱油

作者:骆轶航1946次浏览

亚洲城 1

时光浓淡相宜人心远近相安.png

天气很热,昨晚睡得很晚……

再次醒来,已是太阳高高悬在空中……

重复每天必做的刷牙洗脸,照了照镜子,又该刮胡子了。收拾装备,边走边吃着简单的早餐,走在阳光下,回头望了望,同伴在我左右静静的没有话说,无语凝眸,相视一笑。

燥热的空气,没有风吹的教室,我就要四级考试了,却没有任何的紧张,至少跟高考比,哪怕是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尤其在大一即将了结之际,雄性荷尔蒙激素旺盛异常的分泌着,执笔浏览着由二十六个字母组合的英语单词,堪比残酷的古埃及汉谟拉比大法典,不禁感叹还是汉字简单。
安静的在我的座位上绞尽脑汁的折磨,一声躁动惊醒我抬起头张望。更年期的监考老师逮住一男生带小纸条,更年期的她立刻将泼妇的形象展露无遗,拍打着桌子叫嚣起来,我像观看小丑表演一样观看着她每一个皱纹的上下跳动,嘴唇上下蠕动起来,半边脸旁在空气里没有棱角的上演愤怒的表情。不可谓不表演精致,不可谓不淋漓尽致。那男生却不管不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撕碎纸条。尽管监考老师叫他出去,男生貌似深受儒家思想的熏陶坚决威武不能屈,继续埋头在那儿,更年期的她也以无声胜有声的姿态站在讲台上去了……

做哪儿来了,开始我的快速阅读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