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不吃,宋中杰在回首2011年整个行业的发展时称

by admin on 2019年6月19日

铝道网】对于一个2010年7月才进入团购的“晚生秀”,宋中杰给人的感觉与其他国内团购大佬大不相同,他谨慎、温文尔雅,脸上看不到太多的躁气。2011年,当拉手、窝窝团等团购网站奋起“大跃进”的时候,宋中杰和他的嘀嗒团没有为之所动。宋中杰在回首2011年整个行业的发展时称,“疯狂,但更多的是教训”。
2012年初始,24券、团宝网等团购网站均在疯狂扩张中因资金链短缺,作出了较大的调整。拉手、窝窝团也在乞求上市窗口的打开,以此获得可能的较后一条融资通道。
宋中杰坦诚,他和他的团队在坚持中也躁动过。但也可能是在资本上的不占优,反而使得宋中杰和他的嘀嗒团更加幸运,在发展当中,没怎么犯错。
“规模不是被资本吹大的,而是靠精雕细琢的运营积累起来的”,宋中杰认为,团购重商、赢在长跑,要重视效率、出产能,它并不是一个资源堆积型的行业,短期内资本的剧烈涌入不一定对行业是好事。
宋中杰称,在躁动下的扩张往往会忽视了团队自身的管理能力,后方的千仓百孔对企业的危害远甚于纸面上销售额的累加。这就需要对终端销售的管理进行把关,并在扩张的同时重视文化建设。
在嘀嗒团,每个员工都有机会去“嘀嗒学院”学习,这是嘀嗒团为加强团队文化建设所创办的学习中心,宋中杰和其他的嘀嗒团高管会去教授销售、管理、情商类的课程。在这种日常学习与交流下,嘀嗒团2011年的员工流失率仅为8%,这在国内团购行业实属难得。
当然,“精细化的运营也不代表不发展规模”。宋中杰称,嘀嗒团现有员工700多名,与2011年新增600名员工人数相比,2012年的年招聘划没有太大的浮动,将新增至1200名左右,分配至全国34个城市内。而在新增员工不变甚至是略减的情况下,2012年,嘀嗒团将月度净营收增长率控制在10%以上。
这虽然不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但宋中杰认为,营收的增长一定要控制在一个管理可控的范围内。宋中杰还强调员工的运营效率。例如单个销售人员的营收贡献值,他还对嘀嗒团各地方站销售设立了较低门槛的要求,每一个销售人员,按照较低完成的销售额、订单量,划分为4级-7级,四个梯度。
一名嘀嗒团的中层员工称,在内部,宋中杰会对销售团队拷问“三个一定”:交易量一定要和毛利率挂钩,交易量也一定要和市场投放挂钩,交易量还一定要看有多少实际用户去买。
目前,嘀嗒团的毛利率在11%-13%,在行业中处于前列,商户重复购买率为50%左右。
宋中杰称,“有的人做团购是想快速上市,而我做团购则是要做成一家百年老店。”
展望团购2012,宋中杰预测,嘀嗒团有望成为今年较早盈利的一家国内团购网站。

图片 1

图片 2

NO.1038-印度外卖老店

作者:酸奶没泡沫

制图:孙绿 / 校稿:猫斯图 / 编辑:酸奶泡

虽然大家都知道多数外卖重油重盐、吃多不利于健康,但做饭实在是有钱有闲的城市中产的消遣项目,和我们这种工作地离家远的搬砖人士是没有关系的,外卖根本停不了。

图片 3

就算这样还是要继续吃

但要是有人把你家里做好的饭在你饥肠辘辘时给你送到公司,你吃不吃?(别幻想了,你没有对象!)

其实前两年中国有搞这个创业项目的,但后来中道崩殂,不了了之。但对于印度孟买写字楼里的工作者来说,这就是真的。他们把送来的“家常便饭”当午餐,已经有百余年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只送家常午餐的外卖小哥

在大城市孟买,许多在市内工作、离家好几十里的人,就算中午不回家,也每天都能吃到家常菜。当然,这也并不是他们对象送来的,而是来自一群专门从事家常午餐配送的外卖小哥。

和普通外卖员类似,这些小哥美味都有特定的送餐区域。每天上午10点左右,小哥们步行或者骑车在负责区域内的家庭收集约30份自家做的午饭,装在锡制盒子里带到就近的办公室或者火车站将它们按大地址分好类。

图片 4

你看这个锡饭盒它又长又白(图片来自wikipedia)

接着外卖小哥们会乘坐火车把午餐带到范围稍大的配送区域内。到达之后,午餐会被按地址再度细分,具体到每位客人的街道、楼层、门牌号,并按照规定的分类法贴上标签。

图片 5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

一个相当复杂的编码分类,不同的数字或字母代表不同意义,很简单就不翻译了(图片拼自youtube)

此时小哥们距离最终地址只有数公里之遥,所以往往会通过骑自行车或步行来完成。

送餐时,多数小哥会为时间设置个缓冲。比如客人要求13:00之前送到,他们会在大脑中把送达时间提前半小时乃至一小时,即便距离目的地只有5分钟的路程。“这样如果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也不会耽误客人吃到饭。”同时,在每15至20名小哥之间会有一名“待命小哥”,以防某位小哥遇到特殊情况无法将午餐准时送达。闲散的印度人到了大城市,也是很守时的。

图片 11动作流畅
背影潇洒(图片截自youtube)”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当然,也有一些小哥奉行“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送餐剩余时间还多的情况下会悠闲地跟同事谈笑风生,到最后十分钟时火急火燎地往目的地冲。

比如某天12点45分,距离到达时间还有5分钟时,一位小哥边跑边在某公司楼层大喊大叫:“xxx,订餐到了!”对此,旁观者桑格表示,“大家看到惊慌失措的送餐小哥们都会自动让路,不过实际上小哥们自己认为迟到了,但客人可能并没意识到。”

小哥的名字叫Dabbawala

这群专门送家庭午餐(因常用锡制盒子装,在当地称“dabba”)的外卖小哥,在印度有个专门的称呼:dabbawalas(印地语意为携带锡、铝制盒子的人),他们也是Dabbawala公司雇佣的工作者。而这家公司已经有125年的历史,可说是饿了么、美团、grabfood、Lieferando、Yandex这些外卖平台的祖爷爷。

图片 12

dabbawala的官网,有兴趣可以了解一下

十九世纪末英属印度期间,越来越多的社区移民到孟买等大城市工作,在快餐文化和办公司食堂尚未普及的情况下,离家远的员工不方便吃饭,中午常常忍饥挨饿。

同时,大城市还有这么一群人,由于教育程度底下难以找到职员之类的“体面”工作,但他们具备良好的体力和精力——所以,在一位银行家希望能吃到家常菜的愿望下,一位男孩愿意有偿为他送家庭午餐,这就是第一位dabbawala。

图片 13一位dabbawala自我介绍,表示已经工作了12、3年(图片截自youtube)”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其他人看他这么吃很是羡慕。后来,有远见的Mahadeo
Havaji
Bachche看到了其中的机会,雇佣了约100个小哥来送dabba。不出他所料,随着城市的发展,孟买市场对dabba的需求快速增长。

1956年,以“Nutan Mumbai Tiffin Box Suppliers
Trust”为名义的慈善信托成立,该信托的商业部门又于1968年注册成为孟买Tiffin
Box的供应商协会,开始正式以现有形式开始了家庭午餐派送服务。

图片 14老哥稳(图片截自youtube)”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type”:1,”value”:”面对众多装有家常菜的午餐盒,必须采取方法加以分类。最初一批人采用的是颜色编码系统,现在已经演变为字母、数字、字符并存的编号系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