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城而周亚辉的公司则在西直门的嘉茂大厦,麦刚老师说

by admin on 2019年6月19日

铝道网】微软的盖茨、苹果的乔布斯,Facebook的扎克伯格……这些改变了人类生活的IT大人物,他们的大学均未读完。贴满了年轻、财富、不墨守常规、成功的标签的故事激励了无数热血澎湃的青年。
对中国的大学生来说,1999年是个特殊的值得怀念的年份。那一年,张朝阳入选了美国《时代》周刊球50位数字英雄的榜单。清华创业园也在当年8月20日成立。短短的一年时间,作为清华创业园标志的学研大厦就进驻了二十余家学生企业。
如今的清华创业园,东起清华南路,西至蓝旗营高校教师住宅区,南邻成府路,北至清华大学南校墙,占地面积25公顷、建筑面积约73万平方米。
13年过去了,这片土地的价值被这样描述:园内现在有四百多家企业,包括搜狐、网易、雅虎等。驻园企业每年研发投入三十多亿元,产值总额接近五百亿元。
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昆仑万维董事长兼CEO周亚辉,清华大学靠前届创业大赛的佼佼者,他们拿着50万的创业基金,从清华的学生宿舍走出来就进了学研大厦的办公楼。
他们就这样出发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在那个神奇的年代,没有盈利模式,只能提供免费服务。在当时的大洋彼岸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在互联网领域,你确实很难看得清。这个领域新到连价值规律、商业规律都是全新的甚至反传统的。”
《时代》周刊的前主编沃尔特-艾萨克森评价亚马逊老板杰夫-贝索斯:“他试图依靠增长速度而不是利润来建构一个公司。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种理念无论是好是坏,无疑都已经改变了1999年的整个经济模式。”
对于这群刚毕业或者还没毕业的年轻的创业者,公司如何挣钱?什么时候能赚回烧掉的钱?所有问题当时都无法回答,没有人能说清楚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大部分人的选择是跳进大潮,边做边想。
他们生逢其时,但很快变成了生不逢时。资金链紧张时,他们搬出了学研大厦。在时间的历练中,他们很快明白,创业不是跟着感觉走。遭遇到互联网泡沫天灾时,风向标改变,他们首当其冲。
依然在路上
对于童之磊和周亚辉来说,当年的休学创业似乎只是商业上的一次演练。童之磊认为:“一家公司存在的基础就是创造商业价值,任何伟大的事情,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就要形成一套有效的商业模式,那才能叫好的模式。”
周亚辉说:“我觉得大学生创业,其实就是拿着一把木头枪上战场,觉得自己很英雄,实际上是个木头枪,一枪就被人打死了,自己还打不死别人。你经常会生活在绝望之中,你看不到哪天会成功,哪天能够找到希望。”
寥寥数语,给他们过往的一段时间做了总结,并不云淡风轻,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其间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当年非常风光的易得方舟、视美乐现如今已经湮灭在浩如烟海的信息中。
罗建北教授是清华创业园的主任,她也因为给这些创业者提供指导而被奉为创业导师,她见证了这些学生创业的起起伏伏。在谈到大部分公司陷入困境的原因时,她的话很简单:“典型的.COM公司,没有盈利模式,烧钱厉害。”
在罗建北的印象中,童之磊是个特别执着的学生,而周亚辉则非常善于寻找商机。他们都取得某种意义上的成功:童之磊看到了数字出版的曙光,周亚辉用4年做成了一个估值10亿的公司。
清华科技园,与再次起步的他们似乎关联不大,童之磊的公司在靠近雍和宫的雍和大厦,而周亚辉的公司则在西直门的嘉茂大厦。当然,学生创业者的标签也已经模糊。
他们已经明白商业是个什么玩意,活下来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提到他们各自的公司所在的领域,童之磊认为,他没有竞争对手,起得很早,坚持了这么多年。业界的人评价周亚辉:起步早,网页游戏做得不错。
所有光鲜的成功背后必然有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诚如软银亚洲总裁阎炎所说:“我们太多的人去讲微软盖茨的成功、乔布斯的成功。但他们是经过多少年的奋斗才获得的?”
曾任商界传媒企业研究院副院长的李彤指出,为什么很多成功的个案发生在美国辍学大学生身上。他认为,美国社会创业环境比较完备,就拿扎克伯克来说,他的知识结构也比较单一,但天使投资人会给予一些指导,在组建团队、财务等方面。整个社会也鼓励创新,大公司不会公然剽窃。
易得方舟点燃的那把火
鲁军、童之磊、马云、陈曦、刘颖都是清华大学学生,其中公司靠前发起人、总裁鲁军为清华大学经济硕士研究生,因创建易得方舟公司在1999年7月18日办理停学,是清华停学创业靠前人,易得方舟公司副总裁刘颖与他同时办理停学。
自他们而始,停学创业引发社会大讨论。
1998年12月15日,清华大学16楼519活动室里,二十出头的刘颖靠一台老式的PC机、一份网民的热情和一些闪烁不定的想法,开通了他的个人网站“化云坊”。接着,鲁军、童之磊、马云、陈曦和刘颖5少年在宿舍的仓库里把“化云坊”个人网站演绎成FANSO公司。
较初的化云坊,后来的易得方舟一跃成为教育网内较大的个人网站。1999年8月,FANSO靠前笔私人投资到位,近千万元的资金使不到10人的创业团队变成了60余名员工的公司。
2000年4月14日,在人民大会堂,FANSO隆重推其“CampusAge中国高校电子校园解决方案”。
2000年6月,IT企业在纳斯达克跳水,互联网的冬天降临。两周内,风险投资撤走,年底,FANSO经历着较艰难的时期,核心团队五个走了三个,账上只有几千元钱,40多个员工等着开工资。
2001年10月,FANSO网站无法登录了。
十多年过去了。那些曾经矗立在潮头的青年还依然在拼搏:
童之磊:现为“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 鲁军:现为北京通卡网络技术公司总经理
马云和刘颖:现一起创办“妈妈说”网站 陈曦:成为投资经理
◎周亚辉跌倒后的生存艺术
“我觉得大学生创业,其实就是拿着一把木头枪上战场,觉得自己很英雄,实际上是个木头枪,一枪就被人打死了,自己还打不死别人。”——昆仑万维董事长兼CEO周亚辉

1999年,我是清华研究生一年级的学生,学校有个可以休学创业的政策,我是第12个人。政策延续了不到3年,那年有不超过20人暂停学业出来创业。当时被媒体追捧的易得方舟、视美乐,是清华学生创业的代表企业。我很清晰地记得,我拿到了50万元的创业资本,清华科技园投的。
我的项目是原创动漫网站,叫火神网,有点像现在的社交网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展示空间,能交流沟通。那时候两眼一抹黑,纯粹是碰,没有一点前瞻性。我坚持了4年,为了活下来,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动画广告的外包,做过大量的多媒体光盘,还有一些小网站。
任何一个事情刚开始的时候,大都繁花似锦、烈火烹油之势,接下来就是冷暖自知。较初,在清华科技园租了一个办公室,账面只剩下10万块钱时,办公室就被退掉了。我就在五道口附近租了两个2000块钱的两居。刚刚工作的靠前个暑假,几乎天天中午都吃蛋炒饭,3块钱,很便宜。
靠前次创业失败了,说实话,很惭愧,一直都没有做起来。清华出来创业的那些人,都是很牛的人,到今天没有一个做上市。为什么会失败?懂得太少,判断力不够。做多媒体光盘,利润多薄?风险多大?很苦很苦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一个清华的学生做这些值得吗?
我出生在云南丽江,我所受的家庭教育、社会教育都比较单纯,对社会的理解也比较简单,没经过太复杂的东西。求学经历中,过分强调了一些专业技能教育。中国人不学财务,而美国人初高中都要学财务课程,因为财务伴随人的一生,人一辈子都要跟钱打交道。
如果让我重新选择人生,我肯定不会创业。没毕业就创业,或者毕业就创业,特别累,特别苦。你经常会生活在绝望之中,你看不到哪天会成功,哪天能够找到希望。
13年过去了,我觉得大学时代去创业,还是蛮幼稚的,机会在哪里?报纸上说的,那些统统都是假的。媒体铺天盖地开始报道时,已经不是机会了,蛋糕已经切好,钱已经装进口袋,所以当事人才公开了,媒体也开始跟进了。
微软的盖茨、苹果的乔布斯,Facebook的扎克伯格……这些改变了人类生活的IT大人物,他们的大学均未读完。贴满了年轻、财富、不墨守常规、成功的标签的故事激励了无数热血澎湃的青年。
对中国的大学生来说,1999年是个特殊的值得怀念的年份。那一年,张朝阳入选了美国《时代》周刊全球50位数字英雄的榜单。清华创业园也在当年8月20日成立。短短的一年时间,作为清华创业园标志的学研大厦就进驻了二十余家学生企业。
如今的清华创业园,东起清华南路,西至蓝旗营高校教师住宅区,南邻成府路,北至清华大学南校墙,占地面积25公顷、建筑面积约73万平方米。
13年过去了,这片土地的价值被这样描述:园内现在有四百多家企业,包括搜狐、网易、雅虎等。驻园企业每年研发投入三十多亿元,产值总额接近五百亿元。
中文在线董事长兼总裁童之磊,昆仑万维董事长兼CEO周亚辉,清华大学靠前届创业大赛的佼佼者,他们拿着50万的创业基金,从清华的学生宿舍走出来就进了学研大厦的办公楼。
他们就这样出发了,似乎也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在那个神奇的年代,没有盈利模式,只能提供免费服务。在当时的大洋彼岸流行着这样一句话:“在互联网领域,你确实很难看得清。这个领域新到连价值规律、商业规律都是全新的甚至反传统的。”
《时代》周刊的前主编沃尔特-艾萨克森评价亚马逊老板杰夫-贝索斯:“他试图依靠增长速度而不是利润来建构一个公司。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这种理念无论是好是坏,无疑都已经改变了1999年的整个经济模式。”
对于这群刚毕业或者还没毕业的年轻的创业者,公司如何挣钱?什么时候能赚回烧掉的钱?所有问题当时都无法回答,没有人能说清楚明天究竟会发生什么。大部分人的选择是跳进大潮,边做边想。
他们生逢其时,但很快变成了生不逢时。资金链紧张时,他们搬出了学研大厦。在时间的历练中,他们很快明白,创业不是跟着感觉走。遭遇到互联网泡沫天灾时,风向标改变,他们首当其冲。

作者:匿名3771次浏览

亚洲城 1

​一

煮豆燃豆萁,豆熟萁成灰。熟者席上珍,灰作田中肥。不为同根生,缘何甘自毁?

麦刚老师曾经和我说,「创业者要有企业家精神」。这句话不光是说给现在的创业者们听,也是说给他自己。

在聊到自己与其他投资人有哪些不一样的时候,麦刚老师说:「我是国内最愿意陪伴创业者的天使投资人了。我和创业者们一起度过的时间很多,我不仅愿意指导他们走向成功,也愿意了解他们的痛苦。」

麦刚老师是一位前创业者,从 90 年代末走过来的创业者。

那时,美国的天使投资人尚且比较稀少,遑论中国。

每一个经历过攒钱创业和借钱创业的前创业者都会欣赏如今这个时代。

风投机构遍地都是,每一个都盯着天使轮的项目嘘寒问暖。

天使投资人去趟咖啡馆就能遇见仨。

即便蹲在办公室里做项目,也会有投资经理找上门来。

现在的创业环境真的太好了。

先说政府。政府支持,李总理亲口支持,政策也有,这总不能是骗人。

再说舆论。媒体成天报道「身家千万的 90
后」,各种微博微信大号都发创业鸡汤,「创业成功的 10
个因素」啥的,挠得人心痒痒。

环境呢?你做硬件,有好多厂家能代工;你没钱,可以发起众筹;你没货,网友乐意预购。

就算你连产品都没有,你还有最伟大的慈善家,最亲切的傻子——天使投资人呢。

这些投资人从哪儿来?

他们是有钱人。他们是了解互联网的人。他们是从曾经的互联网大潮中打拼过来,分到金的人。

雷军。周鸿祎。李开复。他们都是前创业者,也是现在的天使投资人。

这世界上为什么总有人做慈善?原因有很多,但其中最为重要的一条可能是:为了回馈社会,这个让我富起来的社会。

是啊,不为同根生,缘何甘自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