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求组织发展的环境应对方式,中国历史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22日

铝道网】中国成功企业在继承中国管理传统和吸收现代管理科学,传承、融合、创造的管理实践中,已经初步显现出某种具有“中国企业管理模式”的创新特征。这种管理模式创新可初步概括为“中体西用”,即在中国人组织管理中通行的目标整合、制度规范的内在逻辑支配下,包含了部分相容的西方现代管理体系和方法,体现了至今仍有现实价值的中国传统观念和意义的管理类型。
“中体”之所在
“中体”意指组织管理的社会侧面,即管理中支配思维方式、价值导向和人际关系通行规则的部分。在组织管理中,“中体”的具体体现主要如下。以组织长久生存为基本目标,综合内外技术、经济、社会要求,利用当时环境提供的时空限度和可能,谋求组织发展的环境应对方式。这与西方相互对立、制约的环境下,追求职能性、功利性目标,遵循“丛林法则”的发展方式形成鲜明对比。综合平衡、局为重。形成以社会政治侧面统领全局,首先关注全局的稳定,在平衡各方力量、稳定全局基础上求发展的整体管理风格。不是以单一的、职能性的功利性目标为主。以“求同存异”、“中庸和合”方式对待和解决分歧与问题的管理风格,而不是“明辨是非对错”,矛盾对立中压倒或战胜对方的竞争法则。依靠身份、背景、渊源、家国情怀、情义,依照“情、理、法”逻辑维持的人际关系格局。这与西方工具理性,“法、理、情”逻辑大异其趣。道德规范、职能操守、信仰追求集于一身的个体塑造—激励方式。这与西方个人生活、职业操守、宗教约束各自分立的空间又有所不同。以“执经达权”、“通权达变”方式应对和适应变化的动态管理风格。如此等等。
“西用”的空间
“西用”意指组织管理中技术侧面、经济侧面的必然性、法则和提高效率效用的有效手段。工业化和资本主义进程使得“西用”意义上的科学方法获得充分发展,成为市场机制中运行规则和企业组织的基本目标,甚至成为较重要的价值。总体看来,“西用”是一套反映技术必然性和资本逻辑,以提高效率、增加效用为功能,服务于“丛林法则”下扩张和征服目标的形式化规则体系和科学方法体系。
目前阶段,中国企业管理中“西用”实际发挥作用的范围和程度,因企业类型和发展阶段不同而存在很大差异。以基本完成现代企业制度改革、发展到一定规模、成为行业领先者的大中型国有企业和发展到一定规模的民营企业为例,“西用”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框架内,建立在遵循资本逻辑基础上的现代公司治理结构与中国政治、行政、经济体制约束双重制约下的企业基本制度安排。这种企业制度,与西方自由经济体制下的企业制度在合法性制约的方式和资本逻辑制约的程度上,都有很大差异。企业发展中在不违背中国“合法性”约束的前提下,对市场环境中有限的资本规则、竞争逻辑的遵从和熟练运用,其程度与西方发达国家不可同日而语。在生产作业流程和技术、信息化系统和技术、物流供应链技术、资金管理和资本运作逻辑、营销组织与技术等反映技术必然性和效率效用法则的组织管理理性侧面,除了背后的驱使力量与西方企业有所不同以外,方法手段本身没有大的差别。反映组织管理社会侧面一般性内容的制度规范的形式化应用,如“官僚制”运用本身。一定程度上的就业制度、职业规范、人力资源管理等方面的“西用”。如此等等。
“中体西用”,即中国式管理,实质上是体现中国精神和意义指向的,采用具有相容性的现代西方管理体系和方法,以中国人组织中通行的社会性目标整合和制度约束机制实现管理的组织管理类型。其中,“西用”的内容有不同程度的应用,原因在于其背后的目标和意义指向与“中体”的相容性。有些目前阶段不相容或部分相容的组成部分,在实际应用中就会受约束或大打折扣。如有关个体自由独立,有关效用、效率逻辑的作用程度等。未来“西用”作用空间能在多大程度上扩充,不取决于手段方法本身,而取决于“中体”中能够吸收和包容多少“西用”背后的价值。
“中体”和“西用”各有侧重
“中体西用”正处在引进、消化、吸收、学习西方现代管理方法和工具,与传统管理逐步碰撞、磨合、融合的过程中。总体上看,“中体”与“西用”在组织管理不同层次、不同侧面如何具体组合,在哪些方面是在“中体”的价值和规则下应用“西用”的内容,哪些方面以“西用”的逻辑制约“中体”规则的范围和程度,取决于企业市场化程度,或行政的、传统的规则再造和退缩的程度,根本上取决于中国改革中市场化、现代化程度和“中国特色”社会制度因素较终结合形成的经济社会文化制度。
到目前阶段,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管理成功的企业为代表,“中体西用”的基本格局是,在组织目标追求、价值导向、组织内部管理各层次的社会侧面,以“中体”为主;涉及组织目标选择以及管理中遵循的基本价值,组织中人与人作用的社会侧面,看待个体、激励个体的方式方法等方面的内容,“中体”的成分较大。在组织长期生存延续的目标追求,关注整体和全局,重“中庸和合”而轻“是非对抗”,“情、理、法”序列的激励方式机制等方面,传统的价值仍然为主。举凡业务、技术活动的设备设施、流程规范,涉及技术、经济逻辑的战略策略、技术开发、生产运营、市场营销、专业管理等方面的内容,以“西用”的手段和工具为主。有些价值与“中体”的价值有矛盾和对抗,如西方意义上的资本、效率逻辑,独立个体价值,相容性较差,尚处在交锋和整合过程中。有些与中国社会性的组织管理逻辑和规则有一定相容性,如“西用”背后的效率、效用、理性、契约精神,对个体的重视,已在一定程度上融入“中体西用”的格局。
“中体”和“西用”在更高层次上融合
“中体”作为中华文明的核心,作为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必将长期存在并发扬光大。同样,组织管理中的“中体”,作为一种管理类型的中国式管理,也必将长期存在。会改变的,是“中体”的局部调整和升华,是“中体”与“西用”的融合与渗透范围、价值整合以及具体融合方式,因此,“中体西用”可以作为中国式管理的基本命题,亦可以作为解释和探讨中国企业管理现实问题的基本命题。
动态地看,“中体”中的部分价值会随着经济社会文化体制改革进程自我完善、升华和再造。如兼顾个体与整体价值,兼顾效率与公平,平衡情感与理性,有关技术、经济、社会综合协调等方面,“西用”的有关价值会部分地融入“中体”的内容体系。但“中体”的核心部分不会改变,“天人合一”基础上的和谐发展,“中庸和合”指导下的求同存异,国家、民族背景下的“家国情怀”等基本价值观会在新时期发扬光大。改革以来许多成功的国有和民营企业实践中,不同程度地表现出上述特点。
伴随改革和发展,以及国际化程度加深,文化的自调整、自适应功能会导致“中体”“通权达变”,发生现代性转化和再造,适应变化了的组织生活现实和环境,光大和传承中华文明的精神。相应地,组织管理中通行的社会性目标整合和制度约束机制会部分地发生调整和变化,技术必然性和经济法则在其中的作用范围及程度会扩大和加深。虽然“中体”的核心部分不会变,但“西用”会更深地渗入“中体西用”的格局,应用范围会扩大。较为重要的是,经过现代性转化和再生的“中体”会形成与“西用”具有更强相容性、更高融合度的名为“中国式管理”的管理类型。实现“中体”和“西用”在更高层次上的融汇和整合,形成新时代继承和发扬东西文化价值的、具有一定普遍适用性的管理模式。

中体西用是什么意思?中体西用的评价是什么?

猎历史网 – www.373cn.com/2018-10-22/ 分类:中国历史/阅读: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清末洋务派首领 张之洞 在他的着作 《劝学篇》
中提出的观点。
体用是一对哲学范畴,体指事物的本性、根本,用指作用、效用。
中学为体,就是以中国封建制度及纲常名教为治国之本;西学为用,就是以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为辅助。
中体西 …

“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清末洋务派首领张之洞在他的着作《劝学篇》中提出的观点。“体用”是一对哲学范畴,“体”指事物的本性、根本,“用”指作用、效用。

“中学为体”,就是以中国封建制度及纲常名教为治国之本;“西学为用”,就是以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为辅助。“中体西用”的观点集中概括了戊戌变法之前整整一代人对中西学关系的认识。

图片 1

张之洞像

鸦片战争后,魏源首先提出“师夷长技以制夷”,即学习外国的军事技术,用以对抗侵略。稍后,地主阶级改革派冯桂芬运用“本末”范畴,论述了同一问题,他认为:“如以中国之纲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岂不善之善哉?”

按冯桂芬的想法,一方面要坚持封建的君主制度和伦理纲常;另一方面要学习外国的军事、工商业技术,以这些外来之“末”辅佐中国原有之“本”。

到了张之洞这里,这一思想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并被明确概括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或是“旧学为体,新学为用”。

张之洞所讲的“中学”以“四书”、“五经”为首,“中学为体”,实质就是以孔学、孔教、三纲五常、君主专制为核心;而“西学”的范围大大超过了他的前辈的眼界,不仅有军事和工业技术,也包括“算、绘、矿、医、声、光、化、电”等科学知识,甚至包括国际公法在内。

张之洞认为:“中学为内学,西学为外学;中学治身心,西学应世事,不必尽索之于经文,而亦无悖于经义。”西学能应用于日常事务,救一时之急,但不能成为统帅人心的力量,讲西学必须以不违背“经义”为原则,这就是“西学为用”。

张之洞本人有办洋务的多年实践,加之维新思想日渐高涨,他不可能漠视西方国家的先进技术,所以承认在这些方面要向西方国家学习。不过,可以变通的仅此而已,“夫不可变者,伦纪也。”一旦涉及纲常名教就是绝对不可触动的了。

要讲西学,必先确立中学之“体”,才能有西学之“用”;“今日学者,必先通经,以明我中国先圣先师立教之旨……然后择西学之可以补吾缺者用之”。

按照张之洞的看法,学西学是有限度的,在政治制度、伦理道德方面,绝不能离经叛道。他勾画了这样一幅中学与西学合璧的图画:“以孝悌忠信为德,以尊主庇民为政,虽朝运汽机,夕驰铁路,无害为圣人之徒也。”

一方面是近代的工业交通兴旺发达,另一方面是孔孟之道万古不变。封建的政治制度和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技术奇妙地嫁接在一起,以西学之用,护卫中学之体。“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实质只在于此。

张之洞虽然看到了一些西方工艺技术的长处,但是他不懂得资本主义国家的先进科技成果与资产阶级的政治制度、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是不可分离的,他更不能理解在封建专制制度这个朽败母体内不可能培育出高度发达的科学技术,“中学之体”与“西学之用”是无法合二为一的。

张之洞提出的这个观点在理论和实践两方面都是站不住脚的。严复曾着文对张之洞的这一观点加以严厉驳斥,指出“中学”与“西学”各有自己的体用。如果说“中学之体”可以有“西学之用”,无异于说牛之体可以有马之用,这是非常荒谬的。

张之洞在戊戌维新前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是与维新派的变法主张相抗衡的,它理所当然要遭到严复等人的批驳。但在保守势力仍相当强大的情况下,这一观点的提出,对突破长期的闭关自守仍有一定的作用,故而不能对之全盘否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