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如雪推门出来的时候,这是凤凰新媒体作为中国领先门户网站的一个体现

by admin on 2019年11月8日

铝道网】在李亚看来,一个高管的素质,需要具备对战略的洞察能力、坚韧的性格、管理复杂性的成熟程度,而这种成熟的重要方面即以价值观为主导的管理思想,真诚领导力、以人为本。他推崇的是:以内圣之功,收外王之效。
李某某案正待判决之际,凤凰网对当事人之母梦鸽做了个75分钟的视频采访,这是梦鸽就此接受视频采访,内容被央视、搜狐、新浪等广泛引用。在凤凰新媒体公司(凤凰网、手机凤凰网、凤凰视频)董事、COO李亚看来,这是凤凰新媒体作为中国领先门户网站的一个体现。从2006年凤凰卫视的亏损官网,到如今独立上市、首页访问量居中国网站榜眼、市值近十亿美元,李亚对《董事会》记者直言,从一个母体裂变出一家互联网上市公司,在中国的传统公司中往往很难实现,凤凰网得以完成涅,关键是市场化运作,而其中以人为本的人才逻辑是重中之重。
人才竞争关键在激励
“来到凤凰,也是我的第二次创业。”李亚之前曾成功创业过。1991年中国科技大学自动控制专业后,他于次年获美国坦普大学算机科学硕士,1995年创办了一家网络公司,5年后高溢价卖出。
2006年李亚入职凤凰网任COO兼CFO,与创业团队的另一核心成员CEO刘爽一起,经过两年努力,期权计划获得较终批准,凤凰网2011年上市,为以凤凰卫视为主的所有股东带来巨大收益,创业团队也收获了丰厚的回报。此间,期权计划的获批经历了两年的反复沟通——需要凤凰卫视的董事会通过。当时凤凰卫视的董事会构成比较复杂,既有新闻集团这样的国外媒体,也有中国移动、中国银行这样的国企。而不同类型的企业,对于互联网行业中通行的期权激励的必要性、重要性的理解不一样,有人以为凤凰网只是简单地将凤凰卫视的内容放到网上。由是,凤凰网管理层提供了大量的比较性报告,经多轮董事会沟通、董事个别沟通,终告成功。
其背后的复杂性在于:凤凰网脱胎于凤凰卫视,一是新媒体公司,一为传统媒体公司,两者之间的机制特别是激励机制差异显著,需要“一企两制”。
“总体上,大家还是能够意识到互联网行业竞争的关键在人才,人才竞争的关键就在于中长期的激励。”李亚说,“凤凰卫视的市场化手段、长期激励,让凤凰网高管层得以有创业者的心态、物质保障,不是单纯的职业经理人心态。”据悉,上市前,凤凰网近17%的股权以期权形式发给了员工,市场化激励程度不小。
他认为,凤凰卫视用市场化的手段独立运营凤凰网,并且用市场化的手段包括期权激励来激励团队,留住人才,这是传统媒体包括很多传统企业在发展互联网业务时,可能会遇到的一个短板。“如果缺少必要的激励,一切的成功都会是短暂的。
11月14日,凤凰新媒体公布了2013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13年9月30日,凤凰新媒体第三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3.787亿元,同比增长32.3%;净利润为人民币8000万元,同比增长593.5%。如今,凤凰网的浏览量在中国所有网站中列第八,在其他门户网站业绩增长趋于平缓时,凤凰网今年却经历两倍以上的涨幅,业绩可谓“惊艳”。李亚称:“今年公司推出了上市后的靠前次期权增发。相对纯粹市场化的互联网企业,公司的激励程度还是有差距。我们在继续和各方沟通。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利润增长2.5倍、股价成长了3倍,这也让董事会看到了激励的必要性。”

如雪听了这老汉的话,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心里唏嘘不已。既恼恨那无故骚扰冰蛇王的人,又心疼这老汉的遭遇,心里又期盼着凤凰的快点出世。

作者:匿名2109次浏览

晚上如雪在床上翻来覆去好长时间才慢慢睡去。飞雪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她在那草地上坐着,一抬头竟然看见了令人震惊的场景。天上飘过好多飞船,船上依稀有好多仙家,离她最近的那条飞船,好像她伸手就能够到,那上面有个大肚子的身材魁梧的和尚怒目而视,那气势让人胆颤。和尚旁边是个美丽的凤凰,它侧身站在那个飞船上,五彩的羽毛发着夺目的光,眼睛不屑的看着如雪。如雪愣住了,她的心砰砰的跳,但是眼睛却不甘示弱的瞪回去。依稀看到那飞船的后面还有一条飞船,上面有条巨龙,还有一位彩绸飘飘的仙女。但是那凤凰的目光让她很害怕,但又挪不开眼睛,只见那凤凰忽然轻叱一声,冲着她就一飞而下,还喷出了一团火,那火灼烧的她冷汗涔涔,一下子便从梦中惊醒。

如雪望着外面,寂静如初,朦胧的月色,只有风吹动树的影,那扑通扑通的心跳才慢慢平复下来。只觉项间那自小便挂着的凤血石竟有些灼热起来。她将那凤血石摘下,便见那红乎乎的丑石头亮了一些,隐隐透出红晕来。她摸着那块凤血石,嘟囔道“你这块破石头丑石头,怎么还会发出光来?难道你还是一块宝石吗?不像啊,这么丑。”这石头亮了一会儿便又没了光泽,红乎乎的蜷缩在那里,让如雪好一阵失望。如雪又把它挂在脖子上,心想这是缘分吧,以前剑魔没少要拿走她的这块石头,可她就是喜欢,撒泼耍赖的不松手,后来剑魔也就默认了。有心事的时候,就会对着这块石头说话,虽然它不闪亮,也不漂亮,可是看着它就觉得安心。

那边飞云也做了个梦,他梦到自己在那冰湖上,坐在一条大蛇上开心得划着水。那大蛇软软的滑滑的,眼神柔和得像春天的风一般。可是突然之间,就有人仗剑飞来,要刺杀那大蛇,他心下着急,一下子醒了过来。外面除了柔柔的月光,只听见有夜风吹过,长吁了一口气,抬头擦擦额上的汗。反正也睡不着,他披了一件衣服,起身推门走了出去。

那院里有一梧桐树,上面开满了紫色的梧桐花,在月色的柔风中,颤颤巍巍的,花儿有些透明,可怜可爱。当如雪推门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青衣少年,正站在那梧桐树下仰头专注着看着桐花。那黑如瀑布的头发,那认真俊秀的眉眼,她忽然觉得飞云还是蛮好看的。

“扑哧。。。”如雪笑了一下。“大晚上的,怎么在这儿看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风花雪月起来?”

那飞云回过头“嘘。。。”了一声,然后指着那梧桐树上一个灰影,轻声说“上面有只大鸟。”

如雪顺着他手指的地方,果然看到一个灰色的鸟的轮廓。那灰色的鸟一动不动,脖子缩着,眼睛闭着,翅膀收着,若是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到。

“那是那只灰鹰吗?”如雪心里思索。看那鸟一动不动的装石头,要不是如雪知道这只鸟是只好鸟,她早就拿了石头砸过去。。。

看到如雪那调皮的眼神,飞云赶紧过来,轻声说“不要惊动它。让它安静的睡觉。”

如雪微笑了一下,便不再看那只装石头的灰鸟。轻轻的说“大晚上的出来是为了看这只笨鸟?”

飞云说“我做了个梦,被惊醒了。你呢?怎么也出来了?”

如雪讶异了下,说“我也是被梦惊醒了。”

俩人的眼睛同时一亮,对视一下同时问道,“听那故事听的?”

“嗯。”俩人同时嗯了声,对视一笑。

他们一起走出院子,慢慢走在村子的小路上,偶尔听见一两声狗的叫声。月光透过树木的树枝把树的暗影投在地上,随着微风也慢慢舞动起来。一路上,两人都没说话,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良久,飞云问道“你出了剑魔山庄,要去哪儿?”

如雪道“我也不知道。我师祖要我做事随心即可,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飞云说“在江湖上闯荡闯荡,确实不错。我要回我的宗门仙鹤堂,将我这段时间的经历向伯父报告一下。”飞云挺直了腰杆,自信满满的想,这次下山收获颇丰,想来伯父会赞赏于我吧。

“那我先跟你一路吧,等我哪天不想和你一路了,我就离开。”

“那你闯荡江湖想干什么?杀富济贫?锄强扶弱?”

“没有,我还没那样的心思,当然顺手一帮也行。我想到处看看到处走走,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如雪顿了一下,又说“我还想找一个风度翩翩的人当我相公。”

“噗。。。”这丫头,这话也说。心里有些偷乐,一本正经的问道“你想找什么样的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